絕密押運

查看: 發布時間:2014-09-22 分類:企業資訊
0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2年02月14日04:00  四川在線-華西都市報

  

絕密押運
 

 

  娛樂就是兵看兵。

絕密押運
 

 

  ??磕承≌?,下車執行警戒,能看到車廂內的鈔票箱。

絕密押運
 

 

  途中列車編組警戒。

  封金劍華西都市報記者李逢春攝影報道

  ●悶罐車廂沒有水、沒有衛生間,不通風、不透氣

  ●每次執行任務,一旦個人思想上出現不穩定因素等將出局

  ●戰士們說:“金床銀床,還不如睡一塊木板床。”

  成都運鈔兵檔案

  押運工具:悶罐火車

  每年押運總里程:25萬公里左右

  押運目的地:上海、北京、南京等10多個國內城市,最遠地方為鴨綠江

  飲食:方便面、壓縮餅干和礦泉水

  住宿:“睡在鈔票上”

  主要娛樂:“手托槍,兵看兵”

  押鈔后安排:不離站,交接完畢立即原路回成都

  2月7日,清晨。一群身著防彈衣、手握沖鋒槍的武警戰士,分批蹬上一列火車的悶罐車廂。隨著車廂鐵門“轟”一聲重重地關上,列車緩緩駛離車站。留在站臺上的另一批的武警靜靜地收槍、集合、乘車離開……

  這是成都唯一一支專司鈔票押運任務的部隊,一次押鈔時的真實寫照。

  入伍一年多的上等兵肖俊,終于第一次被派出執行押鈔任務。武警成都支隊的支隊長李在元說,押運中隊這次的押鈔目的地是西安。

  前日,武警成都支隊某中隊官兵歷時6天,攜帶槍彈,行程2000公里,圓滿完成這次押鈔任務回到成都。關于這趟成都版的“絕密押運”任務,肖俊和戰友接受本報記者專訪,講述這一路承載的太多艱辛和緊張……

  【執行任務】

  和衣而臥,身下真金白銀當床

  入伍8年的山東籍中士石勇,擔任長途押運任務有50多起,去過國內很多個城市——雖然每次都沒走出過城市的火車站,押運交接后立即返回悶罐車即刻回川。

  “平常我們開玩笑,自稱是天府的‘天涯運鈔兵’,押著巨額的鈔票或真金白銀走南闖北。我們沒什么特別的,就是有一個特殊待遇,我們是睡在鈔票上的。”石勇笑說。

  這一趟去西安,石勇和他的戰友晚上都是和衣而臥。悶罐車內裝著成箱的鈔票,大家可以把便床搭在鈔票上。在夏天執行任務中,由于悶罐車里熱,不少戰士干脆睡在鈔票箱子上。

  由于任務的特殊性,石勇與戰友隨時保持警惕,一般都睡不好覺。

  火車一路劇烈顛簸搖晃,他們經常被搖動的錢箱夾傷,有時還會被搖滾到地板上,摔得頭破血流。“一路吃的是方便面和面包,上廁所只能用紙盒子或礦泉水瓶就近解決。”

  【真實感受】

  “金床銀床,不如睡一塊木板床”

  押鈔過程中,除換崗等少部分時間外,戰士們都得呆在悶罐車廂里,沒有水、沒有衛生間,全程無法洗澡。這里不通風、不透氣,是一個封閉的“鐵匣子”。

  在外人眼里,押鈔兵與錢為伴,睡在世界上最貴的床上,感覺肯定特別爽。但肖俊這趟回來后,聽到這話連忙搖頭:“睡過‘金床’,我才知道那是啥滋味!”

  參加過押鈔任務的戰士們都說:“金床銀床,還不如睡一塊木板床。”私下里,戰士們把在鈔票上搭起來的便床戲稱為“金床”,睡在上面比睡在碎磚頭上還難受,何況還要穿防彈背心,槍不離手。

  【非常情況】

  戰士持槍警戒曾夜遇“鐵鍬隊”

  中隊長黃彪說,這次西安押鈔任務非常圓滿。但是,十幾年來的押鈔任務還是碰到過不少小曲折,足讓執勤戰士嚇出冷汗的事情也發生了不少。

  中隊里的人都知道10年前的一次“險情”。當年一趟押運到丹東的任務,天剛黑時,火車??吭陉兾魇∏貛X境內一個山里小站,戰士們站在車廂外持槍警戒,就在這時,突然發現數百個拿著鐵鍬的人從四周朝火車沖來。

  “緊急情況,警戒!”戰士們將子彈推上膛,帶隊班長大喝一聲:“退后!”聽到武警大喝一聲,沖來的人群又轉而涌去其他貨列。這時,戰士們才得知這群“鐵鍬隊”是想扒煤車的當地村民??恐衡n兵的冷靜與果斷,這一插曲很快過去。

  【六關考核】

  受領了押運任務 立即與外界隔絕

  肖俊被分配到押運中隊后,他沒想到,并不能立即去押運,還要“過六關”經過考核,才能正式成為押運兵。

  黃彪說,他在押運中隊4年多了,根據多年的押運經驗總結了“過六關”,就是思想關,身體素質關,軍事本領關,政審關,工作優異關,群眾推薦關。 一般新兵起碼要熬半年后才會得到押鈔機會。每次執行押運任務,都要經過嚴格篩選,一旦個人思想上出現不穩定因素,家庭有變故等都將直接出局。

  戰士只要是受領了押運任務,為確保萬無一失,就要立即與外界隔絕起來,不能給自己的親朋好友打電話,不能寫家信,直到上車前才明確自己押運到達的地點。